非某人的存放地

诈尸型产粮/小破车翻车现场
[aph养老院
[普/仏/北伊
[Dover/芋兄弟/伊双子/恶友组/新大陆

【西仏西】【超短篇】贵圈真乱五十题其一

来自于自己的辣鸡脑洞 
欧欧吸属于我]
【来自于贵乱第一题:如果安东尼奥向弗朗西斯表白,你觉得他会怎么做?】
(非国设注意)
       “弗朗吉,你是真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“oui,oui,东尼儿我知道的。你不就是喜欢哥哥我嘛,毕竟哥哥我可是世界的情人。”法国人抬手扶住了快要从自己肩头滑下去的棕色乱发,调笑着回应自己的恶友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。你不懂。”西班牙人似乎口齿都不清了,包着浓浓大舌音的法语在酒精的促使下让他的语句更加含糊。
       “是是,哥哥我跟你处了二十多年了当然知道你喜欢番茄图案的内裤。”弗朗西斯答非所问的敷衍了过去。他无奈的看着安东尼奥,只等着这个醉鬼还能吐出什么话语来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idiota¹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都醉成这样了。哥哥我就勉为其难的把你送到你的小番茄那吧,你可欠我一顿酒。”过了良久,听到安东尼奥只憋出一句粗话弗朗西斯觉得还是起身,把这个浑身发软的人架走。
       “……。”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嗯?什么?”听见安东尼奥似乎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。弗朗西斯用手轻轻撇开耳边的垂发,微微侧下了身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,……。”“喂东尼儿,你说这么小声我可什么都听不见哦?”弗朗西斯有些不想再与这个话都说不清的醉番茄做纠缠了,毕竟这个人两颊上的酡红甚至快比得上内裤的番茄图案鲜艳了。嘛,作为贴心的恶友儿,他还是耐心的问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弗朗西斯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声音格外的清晰。弗朗西斯没法当做没听到了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安东尼奥的唇轻轻蹭过了自己的耳垂,意外的荡出了一丝情'色的意味。他甚至闻到了那个人唇角漏出来的一缕雪莉酒的清香。但比起这个,弗朗西斯觉得自己更没法直视安东尼奥的双眼。橄榄绿的眸色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倏忽的分外明亮,不含一丝杂质。似乎这才是这个西班牙人一生最清醒的时刻。
       弗朗西斯突然觉得自己糟透了。
       “……喂,”喉头不受控制的吞咽了一下,他莫名觉得口干。这种纯情的感受似乎很久没出现过了。“……哥哥我,就当做东尼儿你喝醉了哦……?”
————强行fin ————
¹:西班牙语,笨蛋。(翻译错了就是有道的锅)

http://feiyanxianzhi.lofter.com/post/1eae675b_12b2d9938(这里是正片x)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