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烟弦之

个人的晒欧地,谨慎点入/偶尔产粮/也许有小破车
[主刀乱

【鹤一期】停电后。(短篇一发完结)

Attention:现代Paro。清水向。
大学生鹤x作家一期,同居设定有。年下注意x.
短篇,初练笔,会十分的粗糙。(而且是蠢蠢的日常)(:3_ヽ)_这是lo主家里晚上断电后怨念的一发文(。-`ω´-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   眼前的屏幕突然一暗,连带着他的心脏狠狠的收缩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啧。一期在心里暗自轻嘁一声,而与此同时,耳边响起了鹤丸不明所以的怪叫:“一期!这是停电了还是我瞎了!洗完头一睁眼什么都看不见啊——哎呦!”啊,还有个麻烦的家伙在浴室。作罢只能起身,在床边摸索了半天才从床头柜里摸出了手电筒。
    
     在漆黑的房间里用手电筒照亮一角的光,平时熟悉的房间似乎也变了味。“一期——”鹤丸又提高了音量。似乎突然被提醒般,一期这才加紧了脚步走向浴室。

       折腾了好几分钟,鹤丸才松松的围着一条毛巾走了出来。头发尽湿,也没有穿拖鞋,每走一步都在做工良好的木地板上留下一个湿脚印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鹤丸一出来便看到一期独自半躺在沙发上用一本书盖着脸,估计是在小睡。夏夜特有的凉风从窗户中吹进来,轻轻触动了一期的衣角。鹤丸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冷。也许是该穿件浴衣再出来,鹤丸漫不经心的摸了摸鼻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似乎是被轻微的夜风扰了,一期缓缓拿下了脸上的书,却突然被额上温热的触感一惊。“你醒了吗?这样的叫醒方式也算是个惊吓哦。”鹤丸放大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一期的眼前。“鹤丸殿......”一期有些无奈的挠了挠眼前人的头发,却意外的摸了一手的湿。“你头发还没吹干?我睡了多久了。”“夏天不是很热么,我等它自然干——你大概睡了十分钟了。”“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洗完头要记得赶快吹头发,不然感冒了又只能拉着我照顾你.....”“嘿嘿,不找你找谁,只有一期会这么关心我呀。”鹤丸笑嘻嘻的说,然后又突然凑近:“一期,你是不是最近写童话写傻了,停电了怎么用吹风机啊。”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拿着额头贴着一期,“哎,好像也没发烧呀。”一期在黑暗中脸咻的一红,有点别扭的拍了下鹤丸:“就你贫嘴。”然后突然又颓废的一窝身:“唉,你一提童话我就想起刚刚敲了大半的稿子我还没保存就没了。”鹤丸半撑着脸看着他,突然觉得这样有点小颓废的恋人也很可爱。于是身体比脑子更快的行动了,飞快的在恋人唇上偷了个香。一期一惊:“鹤丸殿,你又.....”“哎呀,一期也体谅体谅我嘛,我还有一半的论文没写完呢,现在都没用上电脑,后天就要交了。”鹤丸道。一期只好默许了这个甜蜜的举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当两人都躺在床上时,一期才感觉到身上一股莫名的热。果然还是盛夏的夜晚啊。翻来覆去的调整了数次睡姿,身上还是有细小的汗珠渗出来。一期有些难耐的翻了个身。啊,还是热。胡乱的嘟囔着,意识却敌不过睡意而渐渐模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 似是过了许久。一丝丝凉风在身上抚过,脑袋有些昏沉眼眸却慢慢清晰。一抹白色的身影在眼前慢慢勾勒出轮廓。伸手揉了揉眼睛,一期睡眼朦胧的望着身边不停上下翻动的扇子。“.....你扇了多久了?”呢喃着问出话。“嗯?一期你继续睡吧,我没扇多久。”一期望了望床头柜上草莓形的时钟,半夜一点过五分。果然是还是年轻啊,真能折腾。“鹤丸殿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明天一早应该还有课。”一期提醒道。“没关系,明天如果迟到也是给老师的惊吓呢。”谁会想要这种惊吓啊。一期在心里嘀咕了一句。“啊啊——真是的,一期你就快点睡吧,别枉费了我给你扇了这么久的扇子啊。”鹤丸胡乱的搪塞着,把一期往薄被里塞去。“可是你还要....”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再多说话就强吻你咯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 鹤丸突然黯淡下眼眸盯着他。“.......”一期掀过被子默默躺下。鹤丸嘴角勾起了一弯笑。不知过了多久,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:“鹤丸殿,记得早点睡。”鹤丸瞬间觉得自己掉蜜罐里了。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,“嗯嗯——知道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 夜晚,还是很漫长呢。
END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不知道下次啥时候更新,看心情吧(躺

评论(2)

热度(27)